特瑞普利单抗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

 

确诊白癜风诱发的原因 https://news.39.net/bjzkhbzy/171130/5888900.html
“肝癌是一个全球性的健康挑战,对于我国仅占全球不到20%的人口基数来说,原发性肝癌在中国的发病和死亡率存在着极大的地域高发特征。”医院院长樊嘉院士在年3月20日举办的“君DREAM·正当实”第二届CSCO-君实生物肿瘤免疫高峰论坛上说到。据了解,原发性肝癌主要包括肝细胞癌(HCC)、肝内胆管癌(Intrahepaticcholangiocarcinoma,ICC)和HCC-ICC混合型3种不同病理学类型,其中HCC占75%~85%。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最新公布的《年全球癌症统计报告》显示,年全球原发性肝癌新发病例数为,例,死亡病例数为,例,是全球第三大癌症相关死亡原因。其中,中国原发性肝癌的新发病例数占全球45.3%,死亡例数占全球47.1%。目前原发性肝癌的治疗方法包括肝切除术、肝移植术、局部消融治疗、TACE、放射治疗、全身治疗等多种手段。由于肝癌起病隐匿,80%以上的患者在初诊时已是中晚期。总体上看,肝癌的预后很差,发病率与死亡率之比达到1:0.9,在北美国家和地区5年生存率15%~19%,而在我国仅为12.1%,严重地威胁我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近年来,以抗PD-1单抗药物为代表的新兴免疫疗法为晚期肝癌的系统治疗格局带来了全新的改变。免疫治疗具有独特的作用机理,通过与靶向药等传统疗法的联用,免疫联合疗法展现出了1+12的治疗潜力,成为中晚期肝细胞肝癌患者一线治疗的标准和探索未来肝癌系统治疗的新的趋势。”樊嘉院士表示,“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我们国家的创新药物研发也走在了免疫联合疗法的前沿。以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为例,在我们今天发布的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二期临床试验中,我们欣喜地看到非常令人兴奋的数据结果,这表明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能够为肝癌患者带来具有国际水准的治疗选择。”据介绍,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II期研究是一项单臂、多中心、开放标签的临床研究,医院郝纯毅教授牵头,在全国6家中心开展。“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和自豪的是,该项研究在疗效,已经体现出等于或好于现在一些在国际上非常热门的海外免疫疗法组合的趋势,并且目前耐受性良好,再次验证了我们自主研发的国产新药也具有国际品质。”郝纯毅教授表示。中医院商昌珍教授详细介绍了研究方案与数据结果。从年5月28日至年12月21日,该II期研究共纳入54名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且不可根治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肝细胞癌患者,其中87%的患者伴有慢性乙型肝炎且超过一半的患者存在肝外转移。“我们通过对至少完成2次肿瘤学评估的44例患者进行数据的总结和分析,由独立影像评审基于mRECIST肿瘤学评估标准进行的疗效评估显示,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客观缓解率为47.7%。虽然并非直接比较,但这一数值高于目前国际上已有报道的多数晚期肝癌治疗方案。”商昌珍教授表示,“而且目前所发生的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多数都是轻度的一二级不良事件,没有四级及以上的严重不良事件,安全性也和目前主流的治疗肝癌的临床试验数据是相似的”。目前整体数据尚不成熟,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PFS)及中生存期(OS)尚未达到,研究仍在进行中。会上除了公布了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II期研究初期分析的结果,还举行了JUPITER-10研究启动仪式,宣布正式启动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III期临床研究。JUPITER-10研究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随机对照的国际多中心关键注册III期临床研究,由樊嘉院士牵头,计划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新加坡等多个区域开展,总共纳入例肝细胞癌患者,旨在对比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与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安全性及疗效。研究设计分析中除了经典的巴塞罗那分期标准(BCLC)外,还会引入中国肝癌分期标准(CNLC)进行疗效分析。“中国晚期肝癌患者在流行病学、病因特征及我国临床治疗实践等方面均与欧美等国家存在差异,而目前有过报道的免疫治疗临床研究结果多以巴塞罗那分期标准作为不同期别的亚组疗效分析。”樊嘉院士表示,“JUPITER-10研究引入CNLC对于我国晚期肝癌规范化治疗显得尤为重要,不仅可以更好地评估特瑞普利单抗联合治疗方案在中国晚期肝癌患者中的临床价值,并且能够进一步完善免疫联合治疗在晚期肝癌中的循证医学证据,这是其他同类临床试验所不具备的。”

转载请注明:http://www.johkd.com/wazz/13712.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

    当前时间: